日本新冠肺炎病例单日新增首次过百 累计确诊1525例


次日一早,小区居委会打来电话询问美浓轮泰史的身体状况,要求他每天早晚两次测量体温,在“京心相助”小程序里做好记录,确认是否出现咳嗽、发烧等症状。同时,居委会再次叮嘱他隔离期间“不要外出”。这一天,美浓轮一共接到15通居委会来电。

然而,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“隔离期间不要外出”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,他万万没想到“14日居家隔离”意味着“不能踏出家门半步”。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,隔离的第二天,美浓轮戴好口罩,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。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,他还是“被发现了”。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,要求“务必遵守纪律”。

当天早些时候的发布会上,权泳臻曾坦言:“在办公室睡了30多天行军床,精神疲惫。很多时候不在状态,身体接近极限了”。

美浓轮泰史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他对集中隔离表示理解。他说,没想到中国对“隔离”的要求如此严格。但可以看到,中国几乎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武汉也即将解禁,说明隔离措施确实有效。正是因为中国严格彻底的执行这项规定,才使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。

大邱市长晕倒,被身边人一把扶住。(韩联社)

大邱市长被抬下楼(纽西斯通讯社)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机场接受健康检测 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期间练功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美浓轮泰史的老家千叶县毗邻首都东京,他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直到返京之前,当地仍有很多民众出门不戴口罩,虽然迪斯尼乐园暂停营业、学校停课,但政府并未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。

大邱市长离场时,遭一位女议员抗议。(韩联社)